「 让能源更高效 」

More Sharing More Value

“围剿”三桶油

五天前,辽宁国企丹化科技(600844.SH)发布的一则公告再次昭示了苏州富商缪汉根的大炼化野心。 这位盛虹集团创始人决定作价110亿元借壳丹化科技,注入旗下石化资产。交易完成后,丹化科技将混改成为一家民营控股、国资参股公司。 上述交易并非缪汉根首次操盘。两年前,盛虹科技曾借壳国资,成功混改东方市场这家国有化工企业,并更名为东方盛虹(000301.SZ)。这起交易金额高达127亿元。 盛虹集团在石化领域的高歌猛进并非孤例。仅仅一个月前,恒力石化2000万吨/年的炼化一体化项目全面投产。 三天后,另一民营石化巨头荣盛石化(002493.SZ)宣布,其建设的4000万吨/年炼化一体化工程(一期)也

发布日期:2019-06-20 18:08
“巨无霸”诞生前夜:三峡新能源资产转让剑指IPO

一周前,在听到三峡新能源一次性转让5家子公司的消息时,光伏行业专家王淑娟的第一反应是表示质疑。 自去年531新政致光伏“断奶”后,尽管出售电站资产已成为光伏行业内诸多民企不得不采取的“续命”举措。但作为三峡集团旗下第二主业的战略实施主体,三峡新能源的这次电站资产大腾挪令人疑惑。 「角马能源」多方探悉,此次资产出售实为三峡新能源的无奈之举。 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该公司正在冲刺IPO,但由于部分资产存在土地确权办证等问题,不得已将这些资产“暂时”剥离,为顺利上市扫清障碍。 此次出售资产的接盘方或是三峡集团旗下另一子公司三峡资本。待三峡新能源成功上市后,这些资产可能将择机再次注入到上市平台中。 事实上

发布日期:2019-06-20 15:24
重启核电设备制造,这家老牌国企决定这样“突围”

近日,在2019年达索系统峰会中,兰石集团总经理冯西平接受包括「角马能源」在内的媒体专访。 这家曾经中国最大的石油、石化设备生产基地,如今正在经历一场能源变革。 “兰石作为156项重点工程的老国企,在看到东北国企竞争力持续下降后,意识到转型的重要性。”冯西平说。 他进一步透露,改革重点,第一,从石化装备迈向能源装备转型;第二,由生产单台设备向系统集成和EPC工程总承包转型;第三,从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型。依托国家2025战略,从石化装备智能制造示范项目入手,打造国家级项目标准;第四,通过金融+工业专家手段,实现产融结合。 在能源装备转型方面,今年以来,随着国家重启核电,兰石也加大了在核电装备

发布日期:2019-06-14 17:36
一位煤炭供应商的末路独白:山西煤改风云再起

罗刚眉头紧锁地坐在电脑前,一根接一根地抽着“中华”烟,手腕上那块价格不菲的珍藏版百达翡丽名表,隐约泛出忧郁的黑色光泽。 端午假期,这位山西煤炭供应商,仍在组织员工忙碌盘点即将发往山东泰安的一批货物。但这批利润近20万元的货物,并未解开他的心结。 最近关于煤改的传闻让他寝食难安。一周前,一位生意伙伴透露,山西中小煤矿可能面临新一轮关停和整合。如若属实,小煤矿或将彻底告别历史舞台。 这起传闻并非空穴来风。5月2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在山西开展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的意见》。 该《意见》的出台,或许足以让隐没在山西各个角落里的煤矿供应商们,在炎炎夏日里瑟瑟发抖。 罗刚亦是

发布日期:2019-06-13 17:46
汉能回A“前夜”,发布回A路线图,李河君称最感谢对手和敌人

6月12日,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下称“汉能移动能源”)在北京举办私有化回A答谢会。 汉能创始人、汉能移动能源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对过去四年公司股东、各级政府、金融机构、合作伙伴及媒体等社会各界的支持表示感恩和感谢。 其中,李河君在演讲中重点提到,过去四年来,他最感谢的是对手。 “最后,要感谢我们的对手和敌人,让汉能在逆境中顽强的抗争和成长,同时也让汉能反思自己的问题与不足”。李河君说。 同时,汉能正式宣布登陆A股“三步走”路线图,预计年内完成资产重组及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 来自全国工商联、各地方政府、数十家金融机构、投资机构、行业协会、国内外各大媒体、合作伙伴以及股东代表等社会各界的近500名嘉

发布日期:2019-06-13 14:15
汉能私有化完成,回A能否重生?

在历时近8个月后,汉能私有化大局终于落锤。 6月5日,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00566.HK)发布公告称,5月18日“私有化”股东特别大会投资结果走完全部法律程序,已获法院批准。 一位市场分析人士认为,汉能“股换股”私有化是香港证券史上的开创性案例,也是继小米“同股不同权”变革后,香港资本市场的再一次创新。 同时,香港联交所已批准汉能薄膜发电主动撤回上市地位的申请。汉能薄膜发电自6月11日上午9点正式撤回上市地位。 此后,每股汉能薄膜独立股东的股份将被兑换为一股特殊目的公司(SPV)股份,SPV股票将在6月18日寄发给独立股东。 汉能薄膜发电私有化的最终目标是在内地A股上市。上市后,独立股

发布日期:2019-06-06 15:58
协鑫为何"断臂“,华能缘何“接盘”?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6月3日,作为SNEC全球光伏展(2019)大会主席,朱共山发表了题为《能源变革正当时,全球光伏再出发》的演讲。 在演讲中,这位“亚洲硅王”豪迈地称,“全球光伏产业发展前景广阔,甚至将突破我们想象力的边界”。 但仅仅一天后,在一场资产腾挪大戏中,协鑫集团却在“光伏产业发展前景广阔”时自断臂膀,拟将旗下光伏电站上市平台协鑫新能源(00451.HK)51%的股权出让给电力央企华能集团。 这起重磅交易折射出协鑫集团的财务窘境,同时也暴露华能集团在新能源领域的扩张野心。 自去年11月舒印彪调任华能集团以来,这家老牌电力央企开始发力新能源。 在2019年华能集团工作会议上,这位华能新掌门提出要“实现两个

发布日期:2019-06-06 15:43
“德隆系”重出江湖?一家民营石油新贵的资本危局

北京初夏频繁的雷雨夜里,东三环建国路91号金地中心A座10楼依旧灯火通明。 这里是民营石油新贵新潮能源(600777.SH)的北京办事处。 根据上交所要求,该公司须于6月4日之前,对其管理层与“德隆系”之间的关系作出解释。但直到4日凌晨,该公司才迟迟发布延期回复公告。 在资本市场,“德隆系”曾显赫一时。 这个由资本大佬唐万新一手创立的千亿金融帝国,一度囊括177家子孙公司和19家金融机构,被人称为“股市第一强庄”。 但好景不长。2004年,德隆股票崩盘,唐万新随之被警方带走。 两年后,这位曾位列福布斯百润财富榜第27位的中国富豪,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其旧

发布日期:2019-06-05 11:43
“叶片之王”胜利大撤退

在位于甘肃酒泉西郊工业园的中材科技(酒泉)风电叶片有限公司(下称“中材科技(酒泉)”)一个车间里,200余名身着蓝色工作服的工人正在加班加点进行叶片生产加工。 同一片园区,金风科技、明阳智能、中复连众、中航惠腾等风电制造商也纷纷开足马力,冲刺平价时代来临前最后一轮风电抢装潮。 几天前,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下称“《通知》”),正式给出取消补贴的时间表。 这个时间表犹如一剂强心剂,催促风电产业链上下游的各路玩家与时间赛跑。 面对这样的行业剧变,薛忠民似乎并不着急擦亮“叶片之王”的冠冕。两个月前,当被问及今年是否会增加叶片产能时,这位中材科技(002080.SZ)董事长

发布日期:2019-05-28 09:14
汉能私有化始末:李河君的新资本局

尽管会议投票结果将直接关乎汉能私有化的成败,但该公司创始人李河君并未出席五天前在汉能总部举行的两场重量级会议——法院会议和股东特别大会。 这是汉能私有化进程中必须迈过的两道坎。倘若投票结果未达预期,这个筹划多时的资本局或将面临难产。 在焦急地等待了213天后,这位饱受争议的“薄膜之王”终于在5月18日这天迎来了胜利。 怀揣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汉能薄膜(00566.HK)的大多数独立股东在电脑前按下了赞同键。而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独立股东则在汉能总部现场投下了赞成票。 这是一场结果注定的投票。在等待了四年之久后,汉能抛出的这项私有化方案,成为这些股东们的现实选择。 事实上,在经历四年前的“

发布日期:2019-05-27 15:59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 11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