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改革先锋”称号,大庆“新铁人”的传奇人生

发布日期:2019-03-28 16:02

 

当工作人员念到“王启民”时,这位81岁高龄的“石油老兵”面对摄像机微笑着挥了挥手。

 

1218日上午举行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中共中央、国务院向100名来自社会各界的改革开放杰出贡献人员授予改革先锋称号。

 

王启民位列其中。作为石油界唯一代表,他从国家领导人手中接过改革先锋证书,并佩戴上改革先锋奖章。

 

“我为党和人民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情,是尽了一个石油科技工作者应尽的责任,党和人民却给了我很高的荣誉。这份荣誉不仅属于我一个人,更属于我们这一代石油人。”他说。

 

王启民与大庆油田有着不解之缘。1959926日,诞生在松辽平原的大庆油田,为新中国石油工业翻开了新的一页。

 

那一天,正好是王启民的22岁生日。

 

两年后,王启民来到大庆油田。彼时,“石油大会战”已拉开序幕。这位刚从北京石油学院毕业的浙江青年,很快淹没在来自全国各地的数万人马之中。

 

苏联专家撤离,并没有熄灭“石油大会战”的热情。“铁人”王进喜用身体搅拌泥浆的故事鼓舞着前赴后继的石油工人。

 

当时,有外国专家断言:“像大庆含蜡这么高的油田,中国人根本没能力开发,除非把油田搬到赤道上去。”

 

面对质疑,王启民很不服气。他愤而提笔写下一副对联:上联“莫看毛头小伙子”,下联“敢笑天下第一流”,横批“闯将在此”。他特意把“闯”字中的“马”字写得大大的,突破了“门”框。

 

“那个时候,外国人根本不相信我们能把大庆油田‘拿下来’,会战大军靠的一个是拼命的闯劲,一个是科学的态度。”王启民说。

 

凭借这股闯劲,在之后的数十年中,王启民不断“闯”出限制油田开发的“门框”,攻克技术难关,创造多项世界纪录。

 

尽管当时中苏关系已经破裂,苏联归国的留学生却依然掌握着话语权。毕业于莫斯科石油学院的高材生主张照搬苏联的“温和注水法”,通过注水加大地层压力,使油形成自喷井。

 

但“温和注水法”在大庆油田水土不服。注水仅3年,采收率就下降到5%,油田被水“淹”了一半。这样下去,油田80%的地下资源将化为乌有。

 

王启民受命查找原因。1963年冬天,他把即将分娩的妻子陈宝玲送上回娘家的火车,自己便一头扎进试验区,决定颠覆“温和注水法”。

 

面对大庆油田地下油层厚薄不均的实际情况,他提出应当采取“高效注水开采方法”,分层注水,在某些油层放大注水量。

 

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他在一口已经废弃的油井上反复试验,最终实现突破。

 

王启民一战成名。借助这一技术,一批被判“死刑”的油井很快变成日产百吨以上的高产井。油田在短期内实现快速上产。大庆油田从此走上科学开采之路。

 

不过,连续两年的高强度野外作业,让王启民患上了严重的类风湿强直性脊椎炎。这位曾经的国家三级运动员,脊背再也没有直起来。

 

但他依然奋战在一线。上世纪七十年代,王启民主持“分层开采、接替稳产”开发试验。在松辽平原零下30度的黑夜里,他与试验组一起逐井取样化验。

 

3000多个日夜里,他们采集分析了1000万个数据,绘制了油田第一张高含水期地下油水饱和度图。

 

这一时期,科技创新使大庆原油产量每年以28%的速度递增,1976年上产5000万吨,大庆跨入了世界特大型油田行列。

 

1978914日上午8时,一辆特殊专列抵达大庆车站。当时,刚从朝鲜访问归来的邓小平一下车就立即前往大庆油田。

 

视察途中,当听取汇报时,得知大庆油田5000万吨年产量能够稳产到1985年,他高兴地笑起来。邓小平说:“要打7000米深井,要加快找油、找气,找到更多的油气田。”

 

不过,困境很快来临。到八十年代,油田逐步进入高含水期,其主力油层含水高达60%以上。随着油层中油与水的此消彼长,很多人认为大庆油田已走到尽头。

 

“宁肯把心血熬干,也要让油田稳产再高产!”彼时已过不惑之年的王启民放出豪言壮语。

 

1984年,王启民承担了编制第二个5000万吨稳产10年规划的任务。这一次,他瞄准了厚度只有0.5米的表外储层。当时,表外储层是国内外权威公认的没有开采价值的“边角废料”。

 

有人提出,将之列为稳产对象风险太大。

 

“禁区既然是人设定的,人就可以打破它!思想里首先要有油,只有思想不断解放,地下的油才能不断被挖掘出来。”王启民坚持己见。

 

在接下来的7年中,他带领团队,通过对1500多口井地质解剖、分析,4个试验区45口井的试油、试采,10口取芯井的岩芯测定和分析,终于突破了低贫油层的开采禁区,保证了油田稳产再10年目标的实现。

 

表外储层开发研究成果,相当于为大庆油田增加了一个地质储量7.4亿吨的大油田,按2亿吨的可采储量计算,为国增产增收2000多亿元。

 

但中国依然缺油。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石油需求也在飙升。1993年,我国从石油出口国变为石油净进口国。

 

王启民再度扛起稳产的重任。他组织实施“大庆油田高含水期稳油控水系统工程”结构调整技术,开启了“稳油控水”大会战。

 

期间,他的母亲突发脑血栓去世。被钉在石油科研项目上的他,未能见母亲最后一面。

 

值得安慰的是,试验最终取得成功,与国家审定的开发指标相比,5年累计多产原油610多万吨,增收节支150亿元。这也为大庆油田连续实现275000万吨以上高产高效持续开发作出重要贡献,堪称奇迹。

 

1997年,在人民大会堂,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紧紧握住王启民的手,对他说:“大庆有了第二代铁人,就是你,你是科技战线的铁人,是新时期的铁人!”

 

大庆“新铁人”一说不胫而走。

 

二十年后的今天,这位耄耋之年的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助理,因在改革开放中的杰出贡献,再度接受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表彰。他被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称为“科技兴油保稳产的大庆‘新铁人’”。

 

改革开放,就是想别人不敢想的事儿,做别人不敢做的事儿,既敢想又敢做,梦想才能照进现实。对我们科技工作者来说,就是要落实在科技创新上。”他说。

 

(文/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