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掷280亿,全球锂业争夺战烽烟再起

发布日期:2019-03-28 15:46

 

 2年前,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带着考察团,从四川跋涉20000公里前往智利沙漠深处的阿塔卡玛盐湖。当看到遍布湖底大小不一的盐结晶体时,这位现年63岁的中国锂业大佬两眼放光。

 

当时,蒋卫平正在全球考察上游锂矿资源的潜在收购对象。他面前的这片盐湖,每年为世界锂资源市场供应近40%产量,成为全球锂业巨头必争之地。

 

他对这片盐湖垂涎不已,但两年后才有结果。

 

123日,天齐锂业(002466.SZ)在智利圣地亚哥证券交易所通过场内交易方式,以总价40.66美元(约合人民币280亿元)拍得智利SQM公司6255.66万股 A 类股股份,占 SQM 已发行股份总数的 23.77%

 

目前,SQM与美国雅宝共同开发阿塔卡玛盐湖。这家世界第二大锂矿供应商去年供应全球16%的锂矿。位列第一的是澳大利亚泰利森公司,占比29%。四年前,泰利森被天齐锂业收购51%股权。

 

SQM的收购过程一波三折,但接下来的融合并不轻松。由于股权分散,意见相左的不同股东对这家智利锂矿巨头的控制权之争或将愈演愈烈。

 

天齐锂业宣布交易的当天,SQM公司官网发布一则公告称,该公司目前仍未有掌握绝对控制权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在A股股东拥有的共计7个董事会席位中,任意一家均未能占据多数。

 

蒋卫平在进行一次豪赌,但中国去年超过77万辆的新能源汽车销量让他甘冒此险。

 

敢冒风险的还有同行。在锂电池新能源车占主导的万亿级市场中,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加入战团,全球锂资源争夺战烽烟再起。

 

 

收购拉锯战

 

“国外收购,‘陷阱’可能比‘蛋糕’多。”蒋卫平说。当谈起收购过程中的波折时,这位身家百亿的富豪感慨万千。

 

最大阻力来自SQM第一大股东庞塞家族。

 

今年10月,这笔收购获得智利自由竞争保护法院(下称“TDLC”)无条件批准。但一周后,胡里奥·庞塞向智利宪法法院提起上诉,指控TDLC未能遵循正当程序。

 

“会受损害的不只是SQM,还有全球锂市场。”这位SQM前董事长打出反垄断和维护商业机密的旗号,一纸诉状使智利宪法法院立即暂停交易,并宣布将在听证会后作出裁决。

 

庞塞终于等来收回该公司绝对控制权的绝佳机会。

 

此前,庞塞家族曾与第二大股东加拿大钾肥公司(下称“加钾”)为争夺控制权进行了长达16年的拉锯战。

 

去年,加钾与另一家加拿大化肥巨头加阳公司合并成新公司Nutrien,为SQM的股权之争增添了变数。反垄断审查中,中国商务部要求新公司在合并后18个月内完成SQM股权出售。

 

此消息一出,各国玩家蜂拥而至。数周内,中化集团、天齐锂业、金沙江、力拓、雅宝等公司纷纷卷入该公司的股权争夺战中。

 

天齐锂业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今年5月,该公司与Nutrien签署协议,将以40.66亿美元受让后者合计持有的SQM公司23.77%A类股。加上天齐锂业已持有的2.1%B类股,收购完成后,它所持有的SQM公司的股权比例将达到25.86%

 

当天齐锂业总裁吴薇在协议上签名时,她或许会记起两年前与庞塞的艰难博弈。

 

当时,天齐锂业希望收购庞塞家族所持有的SQM公司23.02%股权,但这一交易最终因庞塞家族的反悔而夭折。

 

面对卷土重来的蒋卫平,庞塞不打算退缩。对庞塞而言,天齐锂业只是诸多觊觎者中的一个。但他最希望看到的是,让对手消失。

 

“他的真正目的,是通过拖延手段,迫使Nutrien错过中国和印度监管机构下达的交易最后期限,或是逼迫Nutrien不得不在市场上零散地出售股权。”Nutrien称。

 

为获准中国商务部的反垄断审查,Nutrien急于将手中SQM公司的股份脱手。为此,这家新合并而成的公司怒斥庞塞从中作梗。

 

但庞塞有他的无奈。今年6月,他曾试图以战略顾问的身份重回SQM决策层。如果计划顺利,此时的他应该正在跟隔壁办公室的其他高管畅谈公司战略,但来自公众的激烈反应阻止了这位争议人物的回归。

 

庞塞崛起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智利国企私有化改革。这次改革由他的前岳父、智利前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主导。

 

巨额财富的重新分配,隐藏巨大的寻租空间。在一场“世纪大拍卖”中,庞塞将包括SQM在内的诸多国有资产收入囊中。这位新晋寡头,从此成为福布斯富豪榜常客。

 

但好景不长,敌对家族上台后,庞塞受到新政府打压。他被迫辞去SQM董事长一职,由台前隐居幕后。

 

这一次,面对天齐锂业的收购,屡屡失利的庞塞决定放手一搏,等待智利宪法法院的裁决。

 

1025日,在一间窄小的审判室里,5名大法官围绕一张长方木桌而坐。他们的最终裁决,将一定程度上决定未来国际锂业格局,并影响下游锂电池和新能源汽车市场。

 

最终,智利宪法法院以3:2的票数,正式驳回庞塞的诉讼请求,收购案得以通过。

 

 

疯狂的中国公司

 

对SQM的股权收购,再次改变天齐锂业的全球版图。早在六年前,这家中国锂业巨头曾发起一场震惊世界锂业圈的大型收购。

 

历经两年焦灼,20145月,天齐锂业宣布斥资5亿美元完成对泰利森母公司文菲尔德51%权益收购,间接控股泰利森,后者拥有全球最大锂矿开采矿场——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山。

 

蒋卫平与泰利森有着很深的渊源。早年,他曾是泰利森锂辉石代理进口的贸易商。彼时,中国90%锂精矿都依赖从泰利森进口。

 

“那时我便考虑中国锂业不能受制于人,计划借助资本市场收购锂资源,推动实业快速跨越发展。”蒋卫平说 。

 

蒋卫平站在中国锂电池行业蓬勃发展的风口上。天齐锂业控股泰利森的第二年,国务院发布《中国制造2025》规划,新能源汽车产业成为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并被确定为实现制造强国的重要载体。

 

短短三年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量由2015年的33万辆,增长至2017年的79.4万辆。锂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核心零部件,也迎来崛起良机。去年,全球动力电池企业销量排行榜中,中国动力电池企业占据7席,总销量远超日、韩。

 

然而,锂电池和新能源汽车市场兴盛背后,是中国上游锂资源受制于人的尴尬处境。

 

世界级锂资源主要集中在南美洲和澳大利亚,尤其是以阿塔卡玛盐湖和格林布什矿山为代表的“四湖三矿”地区。

 

这些盐湖和矿山主要被泰利森、SQM、雅宝、FMCOrocobre五家公司所垄断,它们掌握着全球90%的锂矿产量。

 

五大巨头曾多为西方企业所控制,以天齐锂业为代表的中国公司的介入,打破了全球锂资源的旧格局。

 

当蒋卫平谋划将版图扩张至澳大利亚时,李良彬带领一支团队前往爱尔兰卡罗镇。在星罗棋布的锂矿间,这位赣锋锂业(002460.SZ)董事长看到了顶级国际锂企的影子。

 

之后,赣锋锂业在锂矿资源丰富的澳大利亚、阿根廷、加拿大等国大举收购。目前,该公司已成为全球第三大锂化合物生产商和全球最大金属锂生产商。

 

按照2017年产能计算,其碳酸锂产能在全球排名第四,占全球产能的10%;金属锂产能全球排名第一,占全球产能的47%

 

在海外争夺锂资源的中国公司远不止这两大巨头。仅2017年,中资公司对海外锂矿资源项目的收购案发生近20起。

 

这些公司中,既包括以江特电机为代表的金属锂生产供应商,以猛狮科技、长城汽车等为代表的动力电池和新能源汽车企业,也包括以歌石投资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

 

疯狂收购潮中最引人注目的公司要数宁德时代。去年,这家明星电池公司首次超越老牌巨头松下,摘下全球销售量第一的桂冠。

 

但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员工要居安思危。中国政府计划于2020年以后完全取消对电动汽车的补贴政策,日韩电池制造商正准备重返中国市场。瑞银的分析报告显示,宁德时代的成本高出松下35%以上。

 

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曾毓群在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中反问。

 

他的焦虑还来自于上游资源短缺的窘况。随着动力电池产销量飙升,上游锂矿及锂盐因供应趋紧价格居高不下。今年3月,宁德时代拿下北美锂业控股权,补上了短板。

 

除了锂资源,中国公司还争相抢夺全球钴资源。钴是三元电池正极材料中的关键元素。

 

控股北美锂矿的半年前,宁德时代曾与海外矿业巨头Glencore签署了2万吨钴的供货协议。

 

另一家中国矿业公司也在国际市场上大举“抄底”钴矿资源。

 

两年前,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持续低迷,欧美矿业巨头为改善财务状况被迫剥离非核心资产。洛阳钼业趁机斥资26.5亿美元,收购全球矿业巨头自由港麦克米伦公司(FCXTenke铜钴矿56%股权。收购完成后,洛阳钼业成为世界第二大钴生产商。

 

收购前一年,Tenke铜钴矿的年产量为1.59万吨,全球占比超过12%。相比之下,中国钴产量占比不足6%。“钴资源的收购具备战略意义。”洛钼业董事长李朝春说。

 

在锂钴矿资源的争夺战中,中国公司席卷全球。这些公司的疯狂并购,为中国新能源汽车提供了更加便宜和安全的动力来源。但在陌生的商业土壤里,它们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文/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