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闪退OPEC,中东石油风云再起

发布日期:2019-03-28 15:42

 

2018年11月,沙特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主管Adam Sieminski对外称,正在研究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欧佩克)解散可能对原油市场造成的影响。他的这番言论被解读为沙特意欲从OPEC退出,引起轩然大波。

 

当全球的石油从业者都在猜测沙特政府的真实意图时,距离沙特首都利雅得以东600公里外的卡塔尔多哈正在酝酿着同样的决定:退出OPEC

 

123日,卡塔尔能源部长卡比(Saad Sherida Al-Kaabi)正式对外宣布,卡塔尔将从20191月起退出OPEC

 

当天早上,卡塔尔将这一决定告知OPEC

 

1961年加入OPEC以来,卡塔尔在这个“石油卡特尔”组织中地位低微。这个全球第一大天然气出口国的原油产量有限,其产量不到OPEC原油总产量的2%

 

卡塔尔退群,对OPEC的原油产量影响甚微。这个组织的成员国依然掌控着全球60%以上的石油储量,它仍然拥有足够的能力影响油价。但卡塔尔作为第一个退出该组织的中东国家,其退群的举动折射出OPEC开始走向没落。

 

自从美国标准石油公司在沙特的子公司阿美石油(ARAMCO)于1948年在加瓦尔发现了世界上储量最大的油田后,中东广袤的沙漠底下蕴藏的石油黑金点燃了这片荒芜之地,来自欧美发达国家“石油七姊妹”的介入加剧了这片地域的动荡。

 

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在中东15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石油带来的巨大财富交织着贪婪、掠夺与战乱。这里从不缺乏故事,但几乎所有精彩的故事都因石油而起,这一次也不例外。

 

 

卡塔尔的选择

 

当卡比在多哈的新闻发布会上突然宣布退出OPEC 的决定时,另外13个成员国想必措手不及。卡比说,作该决定前,卡塔尔并没有告知其他成员国。

 

三天后,OPEC将与非OPEC国家召开会议,商量联合减产。届时,卡塔尔将以OPEC成员国的身份,最后一次参加该组织的会议。

 

卡塔尔有足够的离群理由。

 

卡比解释说:“在这个组织里,卡塔尔是比较小的成员,任何事也插不上话,不值得我们把资源和精力投入到欧佩克的事务上。不如更多拿来关注我们有潜力的地方。”

 

卡塔尔的能源结构决定了它在OPEC的弱势地位。

 

与多数成员国不同,卡塔尔的原油产量在OPEC国家中仅排名第11位。彭博社的数据显示,10月,卡塔尔原油日产量为61万桶,在OPEC原油总产量中占比不到2%

 

原油产量上的差距曾让这个年轻国家公民的年均收入远逊于各大邻国。但自从1971年该国境内北方油气田被发现后,卡塔尔的人均GDP超过6万美元,成为中东最富裕的国家。

 

卡比所说的“有潜力的地方”正是天然气开发。

 

卡塔尔拥有全球第三大天然气储量,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达到23.861万亿立方米,仅次于俄罗斯和伊朗,占全球总储量的13%

 

这个中东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国家,因此成为全球第一大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每年出口超过7000多万吨天然气,占全球总供给量的1/3

 

在退出后,卡塔尔将不会遵守OPEC的生产协议。卡塔尔石油公司随后宣布,未来计划将天然气产量从每年7700万吨提升至1.1亿吨。这将改变天然气市场供应格局。

 

尽管卡比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此次退群,是在评估了提升其国际地位和制定长期战略的政策后作出的决定,并非出于“政治”动机,但外界依然将这次事件与一年半前的那次外交风波联系起来。

 

从去年6 5 日开始,沙特、阿联酋、巴林、埃及、也门、马尔代夫等八个国家突然先后宣布与卡塔尔断交。这让卡塔尔立即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这八个国家一方面逐渐限制乃至切断海、陆、空体系上与卡塔尔的一切联系;另一方面,在驱逐外交官的同时,各国国内的卡塔尔公民也要在规定期限内离境。

 

作为唯一与卡塔尔在陆地上接壤的国家,沙特切断卡塔尔 40% 的食物和生活物资来源。

 

卡塔尔拥有550公里海岸线,但海运会遭到巴林、阿联酋、埃及等国阻扰,卡塔尔航空的多条航线,甚至需要绕行伊朗领空才能降落至多哈机场。

 

一年多后,尽管美国和科威特从中调停,但卡塔尔与这些国家,尤其是沙特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没有恢复迹象。

 

OPEC这个由沙特主导的组织中,卡塔尔的处境尴尬。

 

卡塔尔的退出或许只是开始,它从OPEC内部炸出一道深深的裂痕,这个用利益强行将诸产油国捆绑在一起的松散组织在经历半个多世纪的沉浮后,或将开始走向瓦解。

 

 

OPEC的没落

 

在得知卡塔尔宣布退出OPEC的消息后,Adam Sieminsk或许会激动不已,他的研究很快有了真实的案例。

 

在全球石油市场中,OPEC的话语权已在减弱。

 

这个在鼎盛时期占全球50%石油产量的垄断组织市场份额逐年下降,如今仅占1/3,是近30年来最小份额。

 

OPEC造成的最大冲击或许来自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

 

从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美国石油供给从立足国内转为依赖进口,从中东各国源源不断运至美国各大港口的廉价石油,造就了美国工业大繁荣。

 

但在十年前,美国爆发页岩油气革命,使美国开始摆脱对中东石油的依赖。

 

2009年,美国以6240亿立方米的产量首次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第一天然气生产国。次年,美国对中东地区石油依赖仅为8000万吨。

 

如今,美国的页岩油产量仍在飙升。目前,其页岩油日产量约为550万桶。截至1116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原油库存增加485.1万桶至4.469亿桶。

 

美国能源结构的改变,使其对中东石油的依赖大大降低,OPEC对世界石油市场的话语权亦在此消彼长中被削弱。

 

OPEC成立于1960年,由沙特、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和委内瑞拉五国联合发起成立,该组织的目标是,协调并统一各成员国的石油政策;采取措施确保价格稳定、消除有害而又不必要的价格波动。

 

这些石油生产国“抱团”的原因是为了抵御来自由欧美主导的“石油七姊妹”的压迫。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盎格鲁-波斯石油(后更名为英国石油公司,即BP)、壳牌、新泽西标准石油(埃克森)、纽约标准石油(美孚)、海湾石油、德士古、加州标准石油(雪佛龙)等七家石油巨头控制着当时苏联以外88%的石油产量。

 

这期间,石油生产国与国际石油公司的冲突越来越激烈,它们根据“让步的协议”进行石油开采。根据这份协议,石油公司有权开采石油,并为此支付特许权使用费,但石油生产国在石油产品的产量和价格方面几乎没有发言权。

 

尽管OPEC1960年成立,但该组织直到1973年才发挥威力。

 

当时,该组织的成员国数量达到13个。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阿拉伯世界为了制裁美、以,石油生产国通过OPEC联合行动,把石油价格从每桶3美元左右提高到每桶12美元以上。

 

1979年之后,石油价格进一步由每桶15美元提高至每桶40美元。数据显示,1975-1985年间,OPEC成员国通过提价,每年多收入2000多亿美元。

 

但各成员国之间力量对比悬殊,使OPEC内部矛盾重重。自上世纪90年代后,该组织成员国之间围绕着产量和价格争执不下。时至今日,这两个问题仍未达成共识。

 

最近一次矛盾发生在今年622日。在当天举行的OPEC会议上,伊朗竭力反对增产。在经过俄罗斯等国的多次劝说后,增产事项才得以通过。

 

由于沙特在OPEC产量上占据绝对优势,OPEC的成功大部分归功于沙特的弹性。这个坐拥全球最多石油储量的国家减产或增产的决定,足以引起全球原油价格的震荡。

 

早在1982 9 月,伊朗曾擅自将原油产量提高一倍,委内瑞拉、利比亚、厄瓜多尔、阿尔及利亚和阿联酋的产量也都超过配额。沙特闻讯后,立即于 1984 年提高产量,油价应声下跌,给这些越规者一个警告。

 

但如今,沙特或许不愿过多承担这种责任。有分析人士指出,近年来,这个中东石油强国与俄罗斯过往甚密,两个石油大国或在筹谋新的石油秩序。

 

俄罗斯曾长期盘踞于世界第一大石油生产国位置,直到今年8月其1121.5万桶的日产量被美国以1134.6万桶超越。

 

沙特则是全球第三大石油开采国和最大石油出口国。若二者联合,它们的原油日产量超过2000万桶,而整个OPEC原油日产量仅为3300万桶。

 

和卡塔尔一样,沙特同样有足够理由退出OPEC。但与卡塔尔不同的是,若沙特选择退出,OPEC将土崩瓦解。

 

(文/严凯)